首 页 |  读者服务 |  信息公告 |  图书推荐 |  数字图书 |  本馆概况 | 
位置:首页 >>读书感悟

 新闻公告

更多>
· 艺旅三人行 本土艺术家展风采
· 陪儿童“悦读”品书香味道
· 我馆开展“沐浴书香阅读有我”关爱...
· 我馆到古欧村开展结对帮扶活动
· 来宾市图书馆组织开展2018年秋...
· 凤凰镇北五敬老院:书香满院暖重阳
· 市图书馆驻村工作队员积极开展扶贫...
· 文明花开 芬芳桂中 ——我市创建...
· 知名作家助力合山文学创作
· “鬼节”吃鸭带动销量 民间传说解...
 

《国贸三十八层》: 商界的《纸牌屋》

发布时间:06-12 来源:来宾日报

《国贸三十八层》

作者:永城

出版社:作家出版社

出版时间:二〇一八年五月

内容简介

《国贸三十八层》讲述同在北京国贸38层办公的三家公司的三个女前台,无意中被卷入金融案中案的故事。作者在演绎精彩绝伦的商业谍战大戏的同时,还将爱情的忠贞和背叛、人性的善恶美丑描写得淋漓尽致。在构思奇巧的解谜过程中,不动声色地描绘了几位女性的感情观。

一部丢失的手机,一个外逃的银行高管,牵引出三大利益集团背后的阴谋……小说草蛇灰线、伏脉千里,情节纵横交错。

作者永城是前跨国商业调查公司副执行董事,机器人工程师,国际注册反欺诈调查师。代表作《秘密调查师》系列小说、科幻长篇《复苏人》等。《秘密调查师》系列小说影视正在改编筹拍中。永城2006年加盟被誉为“华尔街神秘之眼”的全球顶尖商业风险管理公司,从事商业尽职调查、反欺诈调查及企业安全及危机管理。数年间由普通调查分析师晋升为副执行董事。永城的作品多以其自身经历——匪夷所思的秘密商业调查、高科技王国的神秘武器、斗争激烈的外企职场、遍布全球的生活经历为素材,其作品堪称当代中国商界的007系列小说。

《国贸三十八层》讲述同在北京国贸38层办公的费肯国际会计师事务所、SP律师事务所、香港快阔投资公司的三位女前台,无意中被卷入金融案中案,从一桩普通的电信诈骗到商业谍战,从北京到香港,一路悬念不断、意外连连、惊心动魄,结尾更是出乎意料。银行高管老李——小说女主角“辉姐”的秘密情人,因营私舞弊导致银行客户隐私泄露,东窗事发,仓皇外逃,揭开了辉姐——一个普通都市小白领——中港两地的冒险和救赎。小说大胆地以三位跨国公司女前台为主角,演绎出一台精彩绝伦的商业谍战大戏。三位女前台看似平凡,却试图扭转须眉大佬们操控的乾坤。永城把商战的阴险残酷、爱情的忠贞和背叛、人性的善恶美丑描写得淋漓尽致。以男性之笔,写女性之心。作者在构思奇巧的解谜过程中,还不动声色地描绘了几位女性的感情观。

《国贸三十八层》以及永城之前的《秘密调查师》系列小说是国内还较为少见的“商业犯罪间谍小说”,也可定义为“白领犯罪小说”。所谓“商业犯罪间谍小说”,是以一件或多件商业犯罪案件——贪污舞弊、商业欺诈、不正当竞争、非法洗钱、商业间谍等案件为主要故事背景,以涉案的职员、高管、商人、官员、商业调查人员、司法人员以及他们的家人、恋人、亲友为主要人物,构建而成的复杂而富有悬念的现代都市故事。

永城之前参与了数百起国内及跨国的商业调查案件,包括商业纠纷、欺诈、境内外投资并购、上市、国际反腐及反舞弊调查等,在此方面积累了非常丰富的创作素材。永城小说里的故事虽是虚构的,却是依据很多真实的人物和事件灵感进行创作的。

《国贸三十八层》和《秘密调查师》系列小说虽然包含不少金融、商战和企业高层的明争暗斗,但故事的核心依旧是人,是卷入斗争和阴谋中形形色色的人物,有大老板、企业高管、金领精英、白领,也有普普通通的小人物。永城的系列小说抒写的正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,财富迅速膨胀背后的被商业犯罪和利益纠葛搅动产生的扭曲的爱情、亲情、友情、理想、道德、罪恶……  (据新华网)

楔子

夜很深了,金融街附近的小饭馆已经打烊,支行大厅里的日光灯却都还亮着,嗞嗞地发着白光,也想争个劳模似的。

偌大的支行里,其实一共就两个人:辉姐和老李。别的同事好几个小时前就都下班回家了。辉姐也下过班回过家,可她又从家里跑回来了。

老李刚刚升了支行行长,连轴熬夜加班,脸上不但没有喜色,反倒整天愁眉苦脸的。辉姐是特意来给老李送夜宵的,拿着热烘烘的饭盒,手指缝里湿答答的,说不清是汗水还是蒸汽。

老李正在打电话,用宽大的脊背对着辉姐。头发横七竖八,不像是上了一天的班,倒像是刚从床上爬起来的。还好身上的西服严丝合缝,黑色后领上露着衬衫的白边儿。那衬衫是辉姐买的。还有背心儿、短裤、黑袜子,不必见人的那些,差不多都是辉姐买的。

辉姐听见老李对着话筒没好气地说:“你爸爱要那是他的事!我一分也不要!”

辉姐知道老李在跟老婆打电话,胸口有点发堵。本想跟老李显摆一下,今晚她自己把车开来了。老李教了她半年,驾照终于到手了。可现在,她没心情了。

辉姐把饭盒往桌子上一摔。老李吓了一跳,猛转过身,脖子给电话线缠了大半圈儿,像是要上吊似的。老李的一双小细眼睛瞪成两颗围棋子儿:“早晚有一天,我得让你们害死!”

辉姐也不知老李是在骂他老婆,还是在骂她,又或者一块儿都骂上了。辉姐一阵委屈,又把饭盒从桌子上拿起来,想扔进垃圾桶里,又想着扔完了还得自己收拾,总不能让明早上班的同事瞅见。而且她也有点儿舍不得。

老李狠狠摔了电话,对着辉姐咆哮:“这才刚当了两天支行行长,就让我批一笔贷款!根本不符合规定!她爸拿了人家二十万!”

辉姐心惊肉跳,可又暗暗窃喜,有点儿幸灾乐祸。老李的岳父是总行的副行长,有望升行长。老李的支行行长是靠着岳父到手的,可并不白给。他得做岳父的手,一只越来越洗不干净的脏手。辉姐把食指立在嘴上,用力“嘘”了老李一下。银行里倒是还没装监控,但走廊里说不准有没有人。夜里保安要巡逻的。

辉姐说:“这种事儿,以后少不了!”老李说:“迟早得完蛋!”

“那就辞了呗!”辉姐心不在焉地摩挲饭盒盖子。心里想着:那就离了呗。可她没敢说出来。

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郑重声明

主办:来宾市图书馆
地址:来宾市红水河大道(市政务服务中心对面) 邮编:546100
电话:0772-5319762  桂ICP备13004064号-1